华为头狼:“暴君”任正非

  • 来源/作者:拾遗
  • 类别:业界动态
  • 发布时间 :2018-11-02 09:40:40
  • 您是第322位阅读者
  • >>
收藏到: 0

华为一直以“狼性文化”著称,狼性文化贯彻华为成长的全过程,老板任正非更是把华为员工调教成了一个个“凶猛的狼”。今天就来说说被称为“华为头狼”的“暴君”任正非。

2018年世界500强榜单出炉:华为跃居排行榜第72位,其营收相当于百度、阿里、腾讯之和,是唯一一家没有上市的500强企业,今天就来谈谈华为老大任正非。

一、“此人如果有精神病,建议送医院治疗。”

任正非是个“暴君”。有多暴?随便讲三个例子。

第一个:让北大才子滚蛋。

一个北京大学毕业的才子,刚进华为,踌躇满志,就公司经营战略问题,洋洋洒洒写了一封万言书给任正非,本以为老任看后会热泪盈眶,谁知道他火冒三丈,提笔批复了一句话:“此人如果有精神病,建议送医院治疗,如果没病,建议辞退。”

第二个:大骂副总裁。

公司要接待某个重要人物,几位副总裁准备了汇报稿子。任正非拿起稿子,看了没几行,“啪”地一声扔到地上:“都写了些什么玩意儿!”

老任把鞋脱了,光着脚,像怪兽一样走来走去,边走边骂,足足骂了半个小时,没人敢吱声,总裁办主任严慧敏当场就哭了。

然后,老任叫郑宝用来重写,郑宝用写了几页,他看后点头说:“到底是郑宝用,写得不错。”

然后他指着郑宝用说:“郑宝用,一个人能顶10000个。”再转身指着另一位副总裁说:“你,10000个才能顶一个。”

第三个:让副总裁跟老婆离婚。

华为曾经的副总裁李玉琢,写文谈过一段辞职往事——任正非开门见山地质问:“你的辞职报告我看了,你对华为、对我个人有什么意见?”

李玉琢解释说:“我没什么意见,华为给了我很多机会,你也对我悉心培养,我感谢都来不及呢。只是我身体吃不消了,病了都没人给一口水,突然死了都没人知道。”

任正非很愤怒:“假话,我不听!”

过了一会,他挽留说:“你在华为还有许多工作可以做……”讲了大约半个小时,李玉琢打断了他:“任总,非常感谢你谈了这么多,但是我不想拖累华为。另外,我爱人又不在身边,我已经七年单独在深圳。”

他说:“那你可以叫你爱人来深圳工作嘛!”

李玉琢说:“她来过深圳,呆过几个月,不习惯,又回北京了。”

任立刻说:“这样的老婆你要她干什么?”

李玉琢在文章里感叹:“任正非脾气很坏,是我见过的最为暴躁的人。”

二、“脑袋要对着客户,屁股要对着领导。”

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罗奇,率领投资团队访问华为总部,但任正非没有亲自出面接待。事后,罗奇有点愤愤地说:“他拒绝的可是一个3万亿美元的团队。”

但任正非脾气可真够暴,怼了罗奇一句极不好听的话:“他罗奇又不是客户,我为什么要见他?如果是客户的话,最小的我都会见。他带来机构投资者跟我有什么关系呀?我是卖设备的,就要找到买设备的人。”

罗奇实在是不了解老任,老任是一个把客户需求当做宗教信仰的人。华为制定了一个“干部八条”,第一条就是:把精力放在为客户服务上。以客户为中心——这是华为的核心价值观。

任正非有多重视客户?

随便讲一个例子吧。有一次,华为接待一位重要客户。当时,会议室温度偏高,于是行政通知深圳物业中心来调下温度。物业中心的人来了,把温度调下来后就走了。

会议开始后,因为稍微有点冷,主宾打了几个喷嚏。你猜任正非是怎么处理的?立即把深圳物业服务中心部长降了职,“奖金、股权全部下调。”

其实会议室温度跟他并没直接关系,而且他还是华为元老级员工,但任正非就这样将他办了。

华为创业早期的时候,一个邮电局小科长到深圳考察,任正非请他吃饭。

本来公司旁边就有大排档,但老任却要亲自炒菜给他吃。“请他吃饭也花不了多少钱,但我亲自下厨炒菜,客户就有被重视的感觉。”

那时候,华为只有一辆车,如果任正非有事要出去,但同时又来了一个客户,那毫无疑问,车是要去接客户的。

华为内部流传着一个“车的故事”。

有一年,任正非去新疆办事处视察,当时华为的新疆办主任,是一位刚从一线提拔起来的新官,对任正非不是很了解。为了表达对任正非的重视,他租了一辆加长林肯去机场迎接。

任正非刚下飞机,一看轿车,人就炸了,“浪费,浪费,纯属浪费。”

然后指着主任的鼻子就开始骂:“为什么你还要亲自来迎接?你应该待的地方是客户办公室,而不是陪我坐在车里。客户才是你的衣食父母,你应该把时间放在客户身上。”

任正非有一句名言:“屁股对着老板,眼睛才能看着客户。”这句话,塑造了华为人的工作价值观。

三、“进了华为就是进了坟墓。”

一个日本专家入职华为,第一天召集手下开会时,无比严肃地说:“声明一下,我是个工作狂,经常加班。所以在和大家共事的时候,会占用大家大量非工作时间,请大家配合我的工作!”说完深深鞠了一躬。

三个月后,日本专家辞职了,离开的时候就说了一句话:“你们这样加班,是不人道的!”

他太不了解华为了,任正非有一句名言:“进了华为就是进了坟墓。”

李玉琢进入华为的时候,被安排去莫贝克当老大,当时的莫贝克,是华为旗下一个寄生企业,连基本工资都发不起。

任正非给李玉琢下令:“三年时间,把莫贝克办成通信电源行业的中国第一。”

哪知道才过了没几天,任正非就在干部会上说:“要把莫贝克做成亚洲第一。”

李玉琢急了:“你不是说中国第一吗?”任正非赖账:“我说过成为‘中国第一’的话吗?”

过了没多久,老任找李玉琢谈话:“你们这些干部员工,除了50人是莫贝克开工资,其他90人,包括你在内,都在华为拿工资,这不合适吧?你们所有人都应该由莫贝克开工资。”

李玉琢一听就急了:“当时我们去莫贝克创业时,你保证过,待遇三年不变。现在才过了9个月,怎么就反悔了?”

哪知道任正非狡辩说:“我说三年不变是指工资标准不降低,可不是说由华为开支三年。你们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,应当有能力养活自己的员工。”

李玉琢气得差点喷血,但心里也升起一股豪气:“好,以后我们自己开工资!”那一年,莫贝克创造了5000万利润。

进入华为的新员工,要签一个著名的《奋斗者协议》。

协议条件非常苛刻:“我自愿申请加入公司的奋斗者,自愿放弃所有带薪年休假,自愿进行非指令性加班,自愿放弃产假(陪产假)和婚假……”

任正非就是这么强势。“华为没有院士,只有院土。要想成为院士,就不要来华为。你过去可以娇生惯养,但加入华为就不可以。进了华为就是进了坟墓,娇生惯养的回去找爹妈!”

华为有一种“垫子文化”,每个人都常备一个垫子,任正非办公室也有一个小床,加班的时候拿来席地而睡。

有人抱怨在华为上班太累了,任正非就怼了这么一句话:“为了这公司,你看我这身体,什么糖尿病、高血压都有了,你们身体这么好,还不好好干?”

很多人都不知道任正非有多拼,他曾经还动过两次癌症手术。1992年,华为生死存亡之际,任正非站在办公室的窗边,一字一顿地对干部们说:“这次研发如果失败了,我就从楼上跳下去,你们另谋出路。”

在华为,如果你要出差,一定不要选择在上班时间坐飞机。“别笑,真事儿。

你如果出差,要么坐早上9点之前的飞机,要么坐晚上6点之后的飞机。如果你工作时间坐飞机,那么通报里就会出现你的大名。”

华为的核心价值观就是——长期艰苦奋斗。尤其是创业时期的华为,特别倡导和激励“艰苦奋斗”。“一个团打山头,你打不下来,当场就把团长撤了,让连长当团长,最后山头真的打下来了,这个团长就给连长当了……”

正是这样的一种激励和倡导,老任把华为员工调教成了凶猛的狼:为见一个客户能死磕门卫三个月,在某国政变的枪声中讨论技术方案,在塔利班的迫击炮下修复网络,在俄罗斯,华为四年没有一单生意,西门子、阿尔卡特都撤资了,但华为人始终坚守在西伯利亚,最后将业务做到了十几亿美元。

四、“钱给多了,不是人才也变成人才。”

任正非非常重视人才。1993年,华为自研业务启动不久,老任就要手下广揽人才。老任去北京研究所视察后,很生气地对所长刘平说:“你们怎么才这么一点人呀,不是叫你多招工程师吗?”刘平说:“害怕人多了没事干。”

任正非顿时厉声发火:“叫你招你就招,没事做,招来洗沙子也可以。”那时候,华为并不富有,但他贷款给工程师发工资。为什么很多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,那时候都愿意跟着老任干?因为老任特别喜欢发钱。

华为有不少老员工这样说,“那时候薪水涨得很快,有人一年涨了7次工资,刚进公司时月薪560元,年底加到了7600元;有人一年涨了11次,最多的是一个研发部门,所有人一年加了12次工资……”

华为是任正非一手创建的,但你知道他占多少股份吗?只有1.01%。其余98.99%的股份,都属于华为的员工,每年都可以享受分红。

我们来看看华为2017年财报:2017年华为销售收入6036亿元,支付员工工资、福利及奖金1402.85亿元,华为有18万员工,平均到每个人头上是77.94万元。

平均年薪77.94万元,老任可真是大方啊!

2016年,华为在南京高校招聘的合同曝光。你知道一名应届生年薪多少吗?曝光合同显示:28.8万。

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说:“我们从14万到17万起薪,最高到35万人民币每年。”这话真是霸气。

更霸气的还在后面。你知道华为年薪超100万的有多少吗?超过1万人。你知道华为年薪超500万的有多少吗?超过1000人。

孟晚舟演讲时说:“以前,我们是按学历定薪。现在,我们是按价值定薪。牛人年薪也不封顶。你有多大雄心、有多大能力,我们就给多大的薪酬。”

“以奋斗者为本。”这是华为的核心价值观。所以老任有一句名言:“钱给多了,不是人才也变成人才。”

有一个小伙子,在手机销售任务200万目标下,将销售额做到了1.3亿。有一个小伙子,在非洲一干就是十年多。有一个巴西籍员工,在没有人要求的情况下,为公司节省了3000万美金税费…………

为什么大家这么拼?因为华为员工都知道一点——自己对自己的绩效负责。“只要做好了这一点,公司一定不会亏待我。”

任正非一点也不心疼钱,老任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如果员工感谢华为,那我相信华为是做错了,一定是我给他给多了。”言下之意就是,你的努力配得上你的收入。

五、“不做企业明星,只做明星企业。”

中国有四个顶级圈子。第一个是“华夏同学会”。成员有马云、马化腾、李彦宏、刘永好、王健林、冯仑、郭广昌、李东生、柳传志等人。同学会一年聚会两次,每次活动由一个同学承办。

第二个是“中国企业家俱乐部”。主席是柳传志,成员包括王石、马蔚华、马云、郭广昌、王健林、牛根生、俞敏洪、李书福等人。这是一个活动频繁的圈子,企业家们经常聚在一起“疯一把”。

第三个是“江南会”。由冯根生、郭广昌、沈国军、鲁伟鼎、宋卫平、丁磊、陈天桥、马云等八位浙商发起。

第四个是“泰山会”。会长柳传志,理事长段永基。由中国具有相当影响力企业老总组成,每年只发展1家会员单位。

中国商界大佬,几乎都加入了这四个圈子。只有一个人例外——任正非。

“不结盟,不建圈子,也不走圈子,同时警惕圈子。”这是任正非的坚持。不仅不进圈子、不拉圈子,老任还有意与政界保持距离。

一次,一位副市长来拜访他:“为了帮助企业发展,你认为政府应该做些什么?”任正非的回答让人大吃一惊:“政府对企业最大的帮助,就是什么也不要做,只要将城市的路修好,公园和道路旁边的花草种好,这就是对企业最大的帮助!”

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爆料:“华为小有名气的时候,朱镕基总理到华为视察,一看,觉得不错,立马就对任正非说:你要什么条件我支持你,给你解决3亿贷款好不好?任正非当着朱总理面说好好好。

后来,我们要落实总理指示时,任正非却坚决不要,他不愿意跟政府挂得太紧。”

许多创业者和企业家,都乐于参加活动、颁奖领奖、培训讲学,但任正非一点不感兴趣。

2004年,央视年度经济人物要颁奖给任正非。任正非知道后,派了一位高层去央视公关,坚决要求把自己撤下来。

“不做企业明星,只做明星企业。”这是任正非的做事理念。正是始终坚守这一点,他才有大把时间考虑华为的发展。“高科技企业以往的成功,往往是失败之母,在这瞬息万变的信息社会,惟有惶者才能生存。”

六、“学不好的人,滚回去做工程师。”

华为管理顾问吴春波,讲过这么一件趣事:“任正非开始换车了。他一开始开的是二手标致,拉着我没事兜风。后来换了一部宝马,有一天,在深圳大街上,他把天窗打开,超了郭士纳的车,然后问郭:开过宝马吗?郭士纳不理他,老任又问,郭士纳还不理他。第三次问,郭士纳说:你要表达什么?老任说,宝马的刹车在哪里?这就是当年的华为,只学会了高速成长,但没有学会对成长的管理。”

任正非意识到这一点后,决定改造华为——“把这帮土八路改造成正规军。”怎么改造?“学英国的制度、美国的创新、日本的精益、德国的规范。”

于是任正非开始引进IBM的管理模式,微软的述职制度,丰田的精密生产,毕马威的财务体系。这些引进,你猜任正非花了多少钱。40多亿。

这么下成本改进管理,也算是旷古绝今了。

但这个引进,遭到了很多员工的反对:“西药真的管用吗?”“土鳖就是土鳖,再怎么改造也变不成海龟。”“穿上美国鞋的狼群,会不会走火入魔?”

任正非一听,火冒三丈:“我最痛恨‘聪明人’,认为自己多读了两本书就了不起。不愿学习的人,就种地去,靠边站。学不好的人,滚回去做工程师。不适应的人下岗,抵触的人撤职。”

任正非一拍桌子,没人敢吱声了。

于是华为就这样完成了改造。“完成这次改造后,华为国际化之路的大门被打开了。”

七、“谁再胡说多元化,谁下岗。”

2000年之后,深圳房地产发展得很快,于是,部下给老任建议:“随便要点地盖盖房子,就能轻松实现一百亿利润。”但任正非一口就回绝了:“挣完了大钱,就不愿意再回来挣小钱了。”

2010年之后,华为周边开始建新城,又有部下向老任建议:“随便要点地盖盖房子,就能轻松赚取一百亿。”任老板一听,拍桌子吼道:“华为不做房地产这个事,早有定论,谁再提,谁下岗!”

从此,再也没人敢提房地产。

1987年,43岁的任正非,拿着凑来的21000元,在深圳一个烂棚棚里创立了华为。

他有一个大欲望——成为世界一流的通信设备供应商。任正非把“大欲望”称为“主航道”。1998年,华为出台了《华为基本法》。这个《华为基本法》,就是华为公司的“宪法”。

基本法的第一条就是——“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,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。”

中途,做房地产本可以爆发。中途,做互联网本可以爆发。中途,做资本运作本可以爆发。但任正非从不为这些诱惑所动:“华为就是一只大乌龟,二十多年来,只知爬呀爬,全然没看见路两旁的鲜花,不被各种所谓的风口所左右,只傻傻地走自己的路。”

正是因为老任始终坚守“主航道”,不为两岸的花香所动,“力出一孔,利出一孔。”像阿甘一样单纯和专注,华为才成了今天的华为。

八、“光想躺在床上数钱,可能吗?”

华为发展史上,有过两次“血洗”事件。所谓“血洗”——就是重新竞聘上岗。竞聘不上,就离职,华为开出丰厚的赔偿金。

这两次“血洗”,华为都有数千人离职。

为什么要搞“重新竞聘上岗”?任正非想清除四种人:躺在功劳薄上不思进取的人;没有在工作中使出全力的人;混日子的人;与公司价值观不符合的人。

很多人不想走,说: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”老任听了,就怼道:“屁话,什么叫苦劳?苦劳就是无效劳动,无效劳动就是浪费,我没有让你赔钱就不错了,还胡说什么功劳?”

有人大骂任正非:“你这是卸磨杀驴。”任正非拍着桌子回应说:“30来岁年轻力壮,不努力,光想躺在床上数钱,可能吗?”

不光是普通一线岗位,管理岗位一样面临淘汰。“管理者每年末位淘汰10%,淘汰不是辞退,可以进入战略预备队竞争其他岗位。”竞争不上,就走人。

对于管理者的管理,任正非那是相当严苛。一个管理者写了一篇报告,任正非看了之后,用大红笔在上面批示:“臭、很臭、非常臭!”

老任有一天碰到一位财务总监,有点揶揄地对他说:“你最近进步很大。”

财务总监心头正乐呢,任正非就补了一刀:“从特别差进步到了比较差。”

任正非为什么像个暴君?“为了保持华为人的狼性。如果一个公司都是喜羊羊,没有战斗力,缺乏奋斗精神,都贪图享受,都在等靠要,再好的公司也会坐吃山空。”

九、“还过个屁年!”

2016年1月份,华为内刊刊发了一篇文章——《一次付款的艰难旅程》。文章主要是抱怨财务部门:如财务审批流程太复杂,如财务人员经常设阻力,如存在一些证明你妈是你妈的流程。任正非读完这篇文章后,给财务部门写了这样一段话:“据我所知,这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,不知从何时起,财务忘了自己的本职是为业务服务、为作战服务,什么时候变成了颐指气使,皮之不存、毛将焉附……”

措辞之严厉,就差指着鼻子骂了。财务部门被说得无地自容。你猜财务部门的老大是谁?就是老任的女儿孟晚舟。老任发起火来,那可真是六亲不认。

2017年底,马上就是元旦了,华为开了一场节前座谈会。老任让各部门老大,聊一下这一年的感悟得失。年终盘点,本是件高兴事,但老任听完之后却大发雷霆。

为什么发飙?因为这些总结不实在。这次总结,大概有三种类型:第一种,邀功求赏型。“花90%的内容来总结业绩,只用10%的内容来谈不痛不痒的问题。”第二种,指鹿为马型。“说存在的问题很严重,客户意见很大,为什么呢?因为他们给客户提供了很多服务,客户没事干了,所以意见很大。”第三种,避实务虚型。“人工智能讲了好几遍,‘云’也讲了好几层,貌似已经探索到最尖端的前沿科技,但就是不讲实实在在的工作做得咋样。”

老任听完总结后,拍着桌子怒吼道:“还过个屁年!”

2018年1月17日,任正非签发了一个通报文件:因部分单位发生了业务造假行为,任正非对管理层进行了处罚:他自罚100万,让其余四个副总裁各罚50万。

很多人都不解——为什么老任总喜欢找别人和自己的麻烦?老任说过这么一句话:“只有长期坚持自我批判的人,才有广阔的胸怀;只有长期坚持自我批判的公司,才有光明的未来。自我批判让我们走到了今天;我们还能向前走多远,取决于我们还能继续坚持自我批判多久。”

坚持自我批判——是华为的核心价值观。老任为此制定了一个“干部八条”:

我绝不说假话,不捂盖子……

我反对官僚主义,反对不作为……

我绝不动用公司资源,为上级或家属办私事……

…………

“没有自我批判,就没有华为。”

十、“暴君也有柔情!”

任正非是个铁血暴君,但他偶尔也温情脉脉。

1997年,华为市场部秘书处主任杨琳,在旅游途中出车祸去世。任正非悲不自禁,写了一篇《悼念杨琳》:“萤火虫拼命发光的时候,并不考虑别人是否看清了他的脸,光是否是他发出的。没有人的时候,他仍在发光,保持了华为的光辉与品牌,默默无闻,毫不计较……”

1999年10月初,李玉琢三次提出辞职,任正非都极力挽留,但最后李玉琢还是走了。这一年12月,任正非派了三元大将,三次赴京请李玉琢回来,但最终都被李拒绝了。三顾茅庐都请不回,任正非想必很生气吧!

华为有一个规定,12月31日以前离开公司的,不能发上一年的奖金和分红。像李玉琢这个级别的人,奖金及分红应该超过200万。但李玉琢万万想不到,“后来郭平告诉我,任正非直到2000年元旦之后,才让孙亚芳在我辞职书上签字,就是为了让我拿到1999年奖金。那年的奖金,是我在华为拿得最多的一次。”

2017年春节,73年的任正非,选择到玻利维亚度假。玻利维亚是高原地区,气候比西藏还要恶劣。老任为什么要选择去这个地方度假呢?

因为那里有华为派驻的员工,他要去那里看望他们。利比亚开战前两天,老任飞往那里看望员工。阿富汗战乱危险时期,老任飞往那里看望员工。北冰洋开始转冷的时候,老任赶去那里看望员工。

老任做过一个承诺:“只要我还飞得动,就会到艰苦地区来看你们,到战乱、瘟疫地区来陪你们。我若贪生怕死,何来让你们去英勇奋斗。”


免责声明: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已标明来源,纯属学习与公益需求,版权及观点归属原作者。在传播过程中难免出现信息来源不明的文章,如果涉及到版权要求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尊重您的知识版权,并按要求删除处理。